全國 [城市選擇] [會員登錄] [講師注冊] [機構注冊]  
中國企業培訓講師
白建《空降總監治亂記》——江流的鬱悶
 
講師:白建 瀏覽次數:126
 回到家,妻子張蘭正在看自己的財務教材,看到江流回來,問:“談得怎麽樣?”江流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說:“可惜我不會讀心術,要不然讀一下那個老板的心就知道了。”張蘭笑了,說:“問你正經問題,總也每個正經回答!”

回到家,妻子張蘭正在看自己的財務教材,看到江流回來,問:“談得怎麽樣?”

江流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說:“可惜我不會讀心術,要不然讀一下那個老板的心就知道了。”

張蘭笑了,說:“問你正經問題,總也每個正經回答!”

江流走到張蘭旁邊,說:“還是看書好啊,書裏麵盡是良師益友,沒有生活中這麽多麻煩!”想了想,還是說:“估計不行吧!現在的老板,總是希望職業經理人能馬上解決自己的問題,但是自己又不想做出任何改變。這怎麽可能呢?”

張蘭卻不以為然地說:“不行就算了,反正創富也挺好的,民企是非多。”

江流還沉浸在不滿當中說:“這就好比一邊要老師提升自己孩子的成績,一邊又放縱孩子,任他去玩。根本不現實的嘛!”

張蘭去倒了杯水給江流,說:“犯不著為別人的孩子教不好生氣,孩子是別人的,身體是自己的!”

江流聽到這裏,也不禁笑了,說:“算了,不行就不行吧!”

一天下午一點半鍾,正是一天中電話最少的時段,辦公室裏比較安靜。江流正坐在自己的電腦前麵,對著屏幕發呆。屏幕保護是一幅春天的原野景色的圖片。一片鬱鬱蔥蔥,生機勃勃的景象。

突然有人拍了江流一下,江流一個激靈,回頭一看,趙雲龍已經笑嗬嗬地站在他背後了。

看到江流似乎受了驚嚇一般,趙雲龍惡作劇得手一般得意地笑了,說:“大白天的,又在這裏扮深沉!我說怎麽那些小女生老是喜歡圍著你轉呢!”

江流板起臉來把趙雲龍往外推了一下,說:“什麽東西隻要從你的口裏說出來,就全變了味,啥人呀!都說農村人厚道,你這個農民一點都不厚道!說吧,有什麽事?”

趙雲龍拖了一把椅子過來,在江流旁邊坐下,說:“你別說,我還真有事。上次的那個定製件,市場部那邊有消息了嗎?”

江流懶洋洋地說:“那件事啊!已經搞定了,但是市場部也對我抱怨了很久,說這個產品切換的速度太慢了,要消耗的量太多,希望以後要減少切換需要消耗的數量。這樣老是要他們市場消化老版本物料也不是辦法,要以後自己也要想想辦法。”

趙雲龍有些著急地說:“當初他們要求備這麽多貨呀?可都是按市場要求備的貨,他們不會不承認了吧?”

江流搖頭板著臉說:“的市場永遠是對的,你怎麽連這個原則也忽視了?”

江流說完自己先笑了,說:“你還敢提市場備貨要求,市場還在怪總是要他們提供那麽久的預測,說市場變化這麽快,那麽長時間,誰能預測準確?你要這麽說他們連預測也不給了,到時候頭疼的還不是?”

趙雲龍嘿嘿一笑說:“那是你計劃要想辦法了,采購是按計劃備料的。”

江流又推了趙雲龍一掌,說:“你很容易就能搞定,卻偏偏要和我過不去。我沒得罪你吧?”

趙雲龍有些不解,江流繼續說:“你讓供應商把損耗打進新物料的報價裏麵,等這個損失抵掉了,你再讓他們降價,這樣你們降價的指標也落實了,這個問題也解決了。”

趙雲龍眼睛都變大了,看了江流幾秒鍾,才說:“你也知道這個辦法呀?有不少人這樣做。但我覺得這樣做不好,損失隻是被藏起來了,並沒有消除,這純粹是自欺欺人罷了。”

江流笑著說:“你不幹這種事,就會來害我,整天追著我要消耗,我跟你有仇啊?”

雙方都笑了一會兒, 趙雲龍說:“對了,上次,你不是說有一個解決這個問題的新方案嗎?怎麽樣,能行嗎?”

聽到趙雲龍問起新方案,江流慵懶的神情一掃而光,整個人似乎都被罩上了一層聖光,顯得格外精神。江流很認真地點頭說:“方法上應該是沒什麽問題,現在就看的態度了。”

趙雲龍有點興奮地扯了扯江流,說:“快說說看啊,到底是什麽方法?”

江流一邊打開一個文檔一邊說:“整個方案比較複雜,但是原理其實很簡單。就簡單說說原理吧,其實就是縮短信息處理的時間。市場有變動,以最快的速度讓的供應鏈上的合作廠家知道相關需求信息,供應商根據這些信息調整他們的生產計劃和交付計劃來滿足的需求。”

趙雲龍愣了,一時反應不過來。江流連忙解釋說:“其實說簡單也很簡單,你看我這個文檔。”

江流的鼠標在文檔對應的地方拖了兩下,染了色,說:“你看這裏。原來的作業模式原來是市場通知商務下單,商務再製作內部訂單給計劃、計劃在計算物料需求,通知采購下單,采購再通知供應商的市場部,供應商再內部走一個類似的流程。才算完成了部件的信息傳達工作。這都是和生產無關的時間,這個時間其實比真正生產的時間還長得多。如果能夠縮短信息傳達的時間,把信息直接傳遞到真正需要根據這個信息操作的部門,就有把握大大提升的響應速度,同時減少供應鏈的庫存!”

趙雲龍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說:“聽起來似乎不錯!”

江流繼續解釋說:“其實就是越過商務、物控、采購直接把需求信息傳遞給真正生產部件的供應商,讓他們按需求生產。這樣,就可以以最短的時間生產出需要的部件了。反應快了,對市場的變化響應就快,為了應對意外變化而準備的庫存就可以大大降低了。”

趙雲龍晃了晃腦袋,說:“你說的我模模糊糊地感覺好像是對的,但是太複雜了。估計你這個方案實施起來也不簡單吧?”

江流笑著說:“如果很簡單,別人早就想出來了,還用在這裏頭疼啊?這個方案涉及到的ERP信息係統,涉及到很多關鍵供應商,還涉及到采購下單的流程,需要大家一致配合才有可能成功。現在ERP的功能是越來越強大了,如果在係統裏麵做好相應的設定,根據新模式設置好采購的比例分配,完全可以做到信息實時共享。而且的規模到了現在這個程度,是可以要求很多供應商來配合來做這個信息係統的。所以,真要實施,這個條件應該還是具備的。”

江流想了想,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眉飛色舞地說:“而且這個方案能夠讓供應鏈中的企業盡可能地根據市場需求來備貨,把前段的市場需求直接傳導到底端的供應商的生產部門,可以在不影響市場交付的情況下減少渠道中的庫存。這將為以為龍頭的整個供應鏈創造新的競爭優勢,讓這麽大規模的可以比很多小都及時響應市場變化!如果實現了這個目標,那就真是讓大象起舞了。”說完還興奮地揮了揮拳頭。

趙雲龍拍拍江流的肩膀說:“牛人!希望你這一套早點推行起來。至少你可以解決我供應商庫存消耗的問題。”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江流做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搖頭歎息說:“你呀,沒出息的!就總是惦記著你那點破庫存!”

以後的幾天裏,江流最後把自己的報告的每一個細節都仔細檢查了一遍,自己把別人對每個操作執行的關鍵點可能提出的問題也都預先列了清單,怎麽解答都預先考慮清楚了。確信沒有問題之後,他帶著得意的表情用食指輕快地在鍵盤上一敲,很快,電腦上顯示,郵件已發送!

江流整個人沉浸在喜悅之中,相像這這個方案推動實施後,庫存下降、市場響應速度的提高,接著自己在獲得一片讚譽……

江流越來越感到不安了,自己的報告提交了有一個星期了,但是領導似乎沒有任何反應。每次領導來找江流,江流心裏都湧出一陣激動,但是很快,心中就隻剩下失望了。一個星期過去了,整整一個星期過去了,領導沒有任何反應。好像領導根本就沒有收到他的郵件似的,江流甚至都懷疑過自己是否真的把郵件發出去了,他幾次檢查了已發郵件箱,發現那封郵件還安靜地躺在那兒。他又懷疑領導是不是沒有收到自己發的郵件,遺失郵件好像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他也考慮過要不要給領導再發一封郵件,但考慮再三,還是沒有發。不明所以的同事感到有些奇怪,還在開玩笑說:“連淡定哥也不再淡定了,看來現在的這個社會就容不下淡定的人啊!”聽到這些玩笑,江流隻是勉強地笑笑,不好說些什麽,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年底了,又到了年終總結的日子,領導召開了部門會議,向大家安排了年終總結的事情。會議結束後,江流走到了部門總監狄雄麵前。

江流問狄雄,說:“狄總,上個星期我發了一封關於供應鏈庫存控製改善的報告給您。不知道您最近有沒有時間看這個報告?”

狄雄把自己肥胖的身體往後靠了靠,寬大結實的座椅被塞得慢慢的,和狄雄的身體似乎融為了一個整體,在江流麵前形成了一座小山。看了江流一會兒,狄雄才慢條斯理地說:“你的庫存改善的報告?喔,是的。你是有個報告,我粗略看了一下。你要做什麽?”

江流的心不禁往下一沉,但還是先深深吸了一口氣,說:“我提了一個全供應鏈的庫存控製方案,希望通過信息係統的改進、流程優化、輔助以一定的供貨協議,建立一種新型合作關係,來提升這個供應鏈條的響應速度,降低供應鏈的庫存。”

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迪奇采購與供應鏈管理”與作者互動!或聯係助理客服:15272105210(微信同號)

狄雄搖搖頭說:“江流啊,你要把工作的重點多放在自己的重點工作上麵。供應鏈條的庫存?我看你還是多關注一下自己的庫存吧!有必要關注供應商那裏的庫存嗎?”

江流有些著急,辯解說:“供應商的庫存最終還是需要來消耗的,如果不提高響應速度,供應商的庫存就很高,最終切換就成了麻煩。要麽切換時間久,延長了新產品上市。要麽供應商的庫存報廢。我覺得……”

狄雄不等江流繼續說下去,就擺擺手說:“我覺得你還是要搞清楚工作的重點,最近曾誌安也提了一個庫存控製的計劃,他會在推行VMI,在外麵搞一個VMI倉庫,以後供應商的物料先送到VMI倉庫,要用的時候再從這個VMI倉庫送到的產線。在沒有使用VMI倉庫的物料之前,庫存算供應商的。這樣可以大大減少的庫存,減少資金占用。而且投入的成本、實施的難度都比你說的方案小。”

江流大吃一驚,說:“外租倉庫?那不是還要增加倉儲費用嗎?”

狄雄帶著一些得意的表情,卻搖頭說:“江流啊,讓我說你什麽好呢?有些時候感覺你還挺聰明的,怎麽有些時候感覺你這麽不開竅啊?這個庫存費用和人工都讓供應商付就好了呀?不接受這個原則就換掉,規模這麽大,還是有很多供應商想和做生意的!”

江流差點脫口而出,說供應商的成本還是會打進報價,最終還是買單。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沒有說出口。

狄雄說:“以後有空多向曾誌安多學習一下吧!多關注KPI目標,那才是工作的重點!”

江流低下頭,說;“知道了。”狄雄起身先走出了會議室,江流望著他的背影,一時不知說什麽好,隻是感到了一種莫名的悲哀,卻不知道這悲哀是為誰而發。

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江流想了想打了個電話給自己的師兄,吳靜波,一家民營企業集團的運營副總。

電話接通了,江流問了句:“師兄忙嗎?”

吳靜波的聲音帶著笑意,說:“忙著看書呢?”

江流聽到了,喔,應了一聲。吳靜波連忙問:“感覺你的情緒很低落啊?出了什麽事嗎?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嗎?”

江流沉默了一會兒,說:“其實也沒什麽事。”

吳靜波說:“之間還有什麽不能說的嗎?”

江流連忙說:“不是不能對師兄說,是現在沒想好怎麽說,而且也不方便現在說。”

吳靜波說:“那好辦,也有一段時間沒聚過了,不如我找個地方,晚上好好聊聊?”

江流還在猶豫,吳靜波卻又說:“別婆婆媽媽的了,就這麽定了。回頭我把地址發給你!”說完吳靜波先掛了電話。

江流想了想,撥通了妻子張蘭的電話,他隻是說自己有是要和吳師兄在外麵聊,晚飯不回家吃了。

晚上,在悠揚的薩克斯管音樂中,吳靜波一邊喝檸檬水,一邊閉著眼睛搖頭晃腦地欣賞音樂。江流滿腹心事,看到吳靜波這樣,一肚子的話反而不知道從何說起了。喝光了杯子裏麵的水,把杯子在兩隻手之間推來推去地玩。

一曲終了,吳靜波睜開了眼睛,江流急不可耐地說:“師兄真是有閑情,我今天可真不是滋味,我今天碰到了一件讓我超級鬱悶的事情。”

吳靜波泯了一口水,搖頭說:“良辰美景不可虛度。這麽好的音樂,你都不懂得欣賞,太可惜了。”


轉載:https://www.qxgtsjy.com/zixun_detail/93549.html

白建
會員可見
會員可見
會員可見